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 勤廉風范

焦裕祿蘭考上任記

作者: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添加日期:2020-05-14

  “他不怕死,危險關頭敢于往前沖!”

  在河南省開封地委書記張申的記憶中,沒有哪個縣委書記的任用和調整,比蘭考縣委書記更讓地委領導頭痛和焦心的了。

  這是1962年10月,正是金風送爽、萬物結實的豐收時節?稍谠|蘭考,人們期盼多年的豐收卻躲得遠遠的,連個影子也找不到。這年春天風沙肆虐,21萬畝麥子被打毀,入秋洪水漫漶,23萬畝莊稼被淹死,鹽堿地上10萬畝禾苗絕產。全縣糧食畝產只有43斤,背井離鄉的逃荒要飯大軍像破堤而出的水,攔都攔不住……

  蘭考位于黃河中下游交界處,是豫東有名的重災區。1477年到1885年408年間,黃河在蘭考決口29次,改道3次。多年來,內澇、風沙、鹽堿像一塊無形的巨石,壓得蘭考人喘不過氣來。

  屋漏偏遇連陰雨。就在蘭考迫切需要萬眾一心抗災奪豐收的關鍵時刻,偏偏一線指揮部縣委的第一書記難孚眾望。沒有抗災的旗手,哪來抗災的隊伍?開封地委開始考慮蘭考換將……

  開始,地委征求了幾個干部的意見,但他們都吞吞吐吐表示不愿去。最后,地委確定,調一位縣委書記到蘭考領班。詎料地委領導跟他一談話,這位書記就哭了,不服從組織調動。后來他去了其他省。

  蘭考縣委第一書記難產之際,張申想起了老部下焦裕祿。

  張申1938年參加革命,當過3個縣的縣委書記、兩個縣的縣長和睢杞太獨立團政委。1948年1月,焦裕祿從山東南下來到河南尉氏,迅即投身土改和剿匪斗爭。尉氏縣委書記兼縣長張申,見證了焦裕祿帶領民兵同土匪惡霸斗智斗勇、屢挫國民黨匪軍數番來襲的驚心動魄過程。1948年8月,張申提議焦裕祿任尉氏縣大營區副區長兼武裝部部長,主持大營區黨政全面工作。張申晚年談到任用焦裕祿,說過一句戳骨扎筋的話:“他不怕死,危險關頭敢于往前沖!”

  一語中的,道出了“老革命”用人的戰斗力標準。

  1948年11月,張申統領尉氏、扶溝兩縣支前大軍奔赴淮海戰場,出征前點將焦裕祿任尉氏縣彭店區支前民工大隊大隊長,率2400名民工頂風冒寒挺進蘇北,圓滿完成前送軍糧后送傷員的任務,受到豫皖蘇軍區后勤司令部表彰。

  1949年8月,焦裕祿在“大營九崗十八洼,洼洼里頭有響馬”的土匪窩,帶領民兵三擒兩縱匪酋黃老三,順藤摸瓜肅清轉入地下、嘯聚山林的余孽,公審處決黃老三,使陰霾籠罩的大營晴了天。

  1953年6月,共青團鄭州地委第二副書記焦裕祿調洛陽礦山機械廠,9年苦學實干,從門外漢成為生產管理專家。1962年6月,焦裕祿任尉氏縣委書記處書記,名列書記之后、縣長之前。由于他謙和務實善于團結,贏得“一點五書記”的美譽,意即一人頂一個半人用。一將難求之際,善打硬仗的焦裕祿進入了張申的視線。

  與張申不謀而合推薦焦裕祿的,還有地委書記處書記趙仲三。

  1949年3月,張申從尉氏調任陳留地委宣傳部長后,趙仲三接任尉氏縣委書記。8月,趙仲三提議,焦裕祿任大營區委副書記兼區長。焦裕祿調洛礦工作,又與時任廠辦公室主任趙仲三有過交集。

  賢者知賢,能者任能。張申和趙仲三的知人善任,為焦裕祿走向蘭考這片苦難多舛但注定要孕育偉大精神的土地,打開了通道。

  1962年11月3日,開封地委召開會議,聽取趙仲三對蘭考縣委第一書記問題調查情況的匯報,定下了蘭考換將的決心。會后,開封地委給河南省委上報請示:“蘭考縣委第一書記×××任開封專署林業局長,尉氏縣委書記處書記焦裕祿任蘭考縣委第一書記!

  這份蓋有開封地委紅色大印的請示報告,落款時間為1962年10月31日,文后所附手擬稿,有趙仲三11月2日的簽字。

  “現在正是蘭考困難的時候,組織把這副擔子交給我,是對我的信任”

  1962年11月6日,河南省委組織部干部處干部,在審閱開封地委上報的任免請示時,發現焦裕祿在工業戰線時間較長,回縣工作時間太短,于是在任免干部審批表上寫道:“該同志據說已離開農村十年了,剛又回到農村才兩三個月,馬上任第一書記,需考慮!

  當天,省委組織部干部處開會研究開封地委上報調整方案,根據初審提出的異議,對焦裕祿到蘭考任職,形成了“采取兩步走的辦法,先任第二書記,待熟悉一段后再任第一書記為好”的意見。

  鑒于初審存疑,省委組織部11月7日辦公會提出再酌意見:“部辦公研究,與地委聯系,×是否需馬上調離,再研究焦的任職!

  接到省委組織部的反饋,張申和地委領導認真分析蘭考縣委班子現狀,統一了堅持調整的思想,決定再向省委反映自己的意見。

  1962年11月29日,開封地委組織部干部科副科長賀廷瑞,給河南省委組織部打電話。任免干部審批表記載的電話內容為:“地委意見,焦裕祿任縣委第一書記還能擔負起來,還是批第一書記!

  但是,開封地委反映的意見,未能得到省委組織部認同。

  應當說,河南省委組織部根據干部成長的一般規律,對脫離農村較久且未主持過一個縣工作的焦裕祿,直接任縣委第一書記提出疑問,是有道理的。焦裕祿確實也不是到蘭考領班的第一人選。不過,張申對焦裕祿心里是有底的。忠誠、無私、富于獻身精神,是成就事業最重要的保證。這些特質,正是焦裕祿思想的靈魂和骨骼。

  時光飛逝,災情日甚。鑒于蘭考換將刻不容緩,焦裕祿又難以一步到位,1962年12月2日,開封地委經河南省委同意,明確焦裕祿代理蘭考縣委第二書記,主持縣委全面工作,即日赴任。

  焦裕祿在副縣位置上已蹲了11年。他對平職調整和到艱苦地區工作,沒有絲毫畏難和消極情緒,而是充滿躍躍欲試的出征沖動。

  趙仲三找焦裕祿談話,他表示:“現在正是蘭考困難的時候,組織把這副擔子交給我,是對我的信任。我相信,那里有黨的領導,有36萬要求革命的人民,什么困難都可以克服,我一定完成黨交給的任務!”趙仲三知道焦裕祿在洛礦患過肝病,問他身體咋樣。焦裕祿說:“病這個東西也是欺軟怕硬,沒什么了不起,我能頂得!”

  張申給焦裕祿“打預防針”說:“蘭考是個重災區,最苦、最難也最窮。到蘭考任職,要有接受最嚴峻考驗的準備!苯乖5搱远ǖ乇硎荆骸案兄x黨把我派到最困難的地方去工作,越是困難的地方越能鍛煉人。請組織放心,不改變蘭考面貌,我決不離開那里!”

  其時,焦裕祿肝硬化腹水雖經中醫治療有所好轉,但肝區還時常疼痛。然而,當進軍號角吹響的時候,焦裕祿毅然扶病出征。

  焦裕祿妻子徐俊雅撰文回憶,焦裕祿赴蘭考前一天,一進家門就對她說:“咱們還得走哇!”“上哪?”“去蘭考!薄拔疫以為是啥好地方呢,看你高興得那個樣兒!”徐俊雅雖沒去過蘭考,但知道那是個遍地沙丘鹽堿、因討飯的多而出名的窮地方,嘟囔說:“在尉氏工作不是好好的嗎?還挪啥來!”焦裕祿開導妻子:“黨叫我去蘭考,就是蘭考需要我。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去,這才是好同志嘛!”

  尉氏縣委領導看到,時令已近大雪,中原大地滴水成冰,可焦裕祿還沒穿上棉衣。蘭考北臨黃河,風疾沙大,冬天沒棉衣怎么行呢?大家動議給焦裕祿做套新棉衣,可又擔心他不接受。入冬后,縣委辦公室的同志找有關部門給焦裕祿批了50尺布票,可被他謝絕了?h委書記夏鳳鳴滿懷深情對焦裕祿說:“老焦,你家庭困難,同志們都知道,F在已是深冬了,可你還沒穿上棉衣,大家心里都不是個滋味?h委決定給你做一套新棉衣,請一定不要拒絕!

  焦裕祿感動之余,誠摯地說:“夏書記,同志們的心意我領了,可這個決定我難以接受。冬季,我可以抗過去,請放心!

  尉氏縣委只好請示開封地委,得到支持,要求盡快辦好此事。棉衣做好后,按地委領導同志要求,給焦裕祿送到了蘭考。

  離開尉氏之前,焦裕祿給洛礦黨委副書記趙祥慶寫過一封信:

  我已接到地委通知調我去蘭考縣委了……到那里人地兩生,水平又低,沒做過主要領導工作,擔心搞不好。但地委說那里需要,組織已經決定,那就堅決服從,有困難和大家共同克服,不懂的向原有同志好好學習。我從洛陽走時,你告訴我,到縣里要搞好團結,要認真學習貫徹黨的方針政策,這兩條我經常注意了。

  “不戰勝‘三害’,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我們怎么對得起犧牲的烈士、父老鄉親和黨的重托?”

  1962年12月6日傍晚,焦裕祿戴一頂火車頭帽,身穿半舊黑色棉大衣,手提辦公用的布兜,悄然走進蘭考縣委機關大院報到。

  當晚,焦裕祿就參加縣三級干部會議,開始熟悉蘭考的情況。

  焦裕祿了解到,黃河頻繁決口,故道廢堤縱橫,是蘭考風沙頻發的淵源;地表凹凸不平,導致排水不暢,是蘭考內澇成因;黃水泛濫使地下水含堿量高,形成大片鹽堿。全縣有災民近20萬,5萬多人口外流,以致形成了以逃荒要飯謀生為標志的“蘭考道路”。

  縣三級干部會議一結束,焦裕祿就騎自行車下鄉了。冬日的曠野,滿目蒿萊,一片肅殺;拇孱j屋間,幾個倚門窺望的孩子,個個頭大、腿細、肋瘦,挺著個圓鼓鼓的小肚子……

  烈士鮮血澆灌的土地,沒有長出豐饒的果實;人民把命運交給黨,我們卻不能保證其溫飽!凜冽的寒風襲來,焦裕祿不禁打了個激靈,油然想起在蘭考聽到的“十愁歌”:吃也愁,穿也愁,燒也愁,住也愁,前也愁,后也愁,白天愁,晚上愁,出門愁,進門愁,愁來愁去沒個頭。有人這樣形容蘭考:千人千條心,各想各的路。

  蘭考的災情是嚴重的。但焦裕祿認為,比災情更值得憂慮的,是人心渙散。人心貴比黃金。眼下,當務之急是要凝聚人心!

  風雪車站夜,焦裕祿帶領縣委委員來到人滿為患的火車站,實地體察衣衫襤褸、拖兒帶女逃荒災民的苦楚,午夜回縣委開起了車站觀感交流會。委員們流著淚檢討自己不安心蘭考工作和聽天由命、無所作為的錯誤思想,反思自己忘了本,忘了群眾,對不起黨的信任重托。焦裕祿趁熱打鐵,引導大家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抖擻精神帶頭實干,真正成為帶領群眾抗災奪豐收的主心骨。

  焦裕祿有備而來,組織干部重溫蘭考悲壯的斗爭歷史。蘭考縣系1954年由蘭封縣和考城縣合并而來。解放戰爭中,我軍3次攻克蘭封縣城,兩次解放堌陽,800多名烈士英勇捐軀,包括一任縣委書記和一位游擊隊司令?汲强h委四區,1個月內犧牲數名區長。第5任區長馬福重,受命之日就向組織交了黨費和個人物品,上任幾天就壯烈犧牲,敵人將他破腹,拉出腸子掛在樹上……焦裕祿深情說道:“蘭考這塊地方,是許許多多好同志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先烈們沒有因為蘭考人窮災大,就把它讓給敵人,而是寸土必爭同敵人斗。那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黨派我們來蘭考,群眾盼著我們帶領他們打翻身仗。不戰勝‘三害’,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我們怎么對得起犧牲的烈士、父老鄉親和黨的重托?”

  情理交融的教育引導,嚴肅熱誠的思想斗爭,喚起人們源自內心的政治自覺。后來人們憶起,蘭考之變是從風雪車站夜開始的。

  天降大任前的磨礪執拗而綿長。1962年12月30日,河南省委組織部辦公會確定:“焦裕祿的任職,遲一遲再批!睍筇顚懙娜蚊飧刹繉徟,留下了“焦裕祿在尉氏是否為第二書記”的疑問。

  這些疑問和延宕,焦裕祿自然無從知曉。他只問耕耘,不問收獲,滿腔熱情給縣委這個火車頭添煤加水,奮力打開干部群眾抗災圖強信心的閘門。全縣149個生產大隊,焦裕祿跑了120多個,在走村串隊、訪貧扶困中,發現并樹立了韓村的精神、秦寨的決心、趙垛樓的干勁、雙楊樹的道路四面紅旗,熱情譽之為“蘭考的新道路”。撥亮一盞燈,照亮一大片。在縣委帶領下,蘭考人民在嚴重自然災害面前站了起來,全縣掀起了聲勢浩大的除“三害”浪潮。

  蘭考這廂熱火朝天,省城鄭州又生插曲。

  1963年2月14日,河南省委組織部干部處經過遴選,向部里建議:“可調張漢儒任蘭考縣委第一書記,焦裕祿任第二書記!

  張漢儒1925年生,小焦裕祿3歲,1939年參加革命,早焦裕祿7年,任過溫縣、沁陽兩縣縣委書記,時任省委農工部辦公室副主任,曾任省委農委調研處處長。

  1963年2月15日,河南省委組織部辦公會議審批蘭考縣委第一書記配備方案。會議斟酌再三,最后決定:“部辦公研究暫不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焦裕祿赴任蘭考3個月,又經歷了一場“刮分風波”。1963年3月,河南省委第二書記何偉,帶毗鄰蘭考的開封、杞縣、民權、東明4縣縣委書記到蘭考吹風,準備把“對省地拖累很大”的蘭考,一分為四劃給周邊四縣。蘭考自西漢起即設縣。焦裕祿等縣委領導堅決不同意蘭考從中國縣治中出列,向省委立下3年改變蘭考面貌的軍令狀,表示兌現不了諾言,就辭職回家種地,不勞省委分配工作。何偉深為焦裕祿等人的決心和精神所感動,主動下鄉看望受災群眾,考察治沙成果,越看越有信心,提出幫助蘭考解決困難。焦裕祿提出要40萬元經費,用以封閉沙丘、挖河排澇和安排群眾生活。何偉表態:“我馬上匯報協調,上級能解決更好,解決不了,我就是當褲子、賣鞋、押襪子,也給你們湊夠!”

  “要像泡桐那樣,抓緊時間,迅速成長,盡快為人民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1963年3月29日,開封地委再次報請河南省委組織部,任命焦裕祿為蘭考縣委第一書記。地委組織部在干部任免呈報表任免理由一欄寫道:“原縣委第一書記×××有錯誤,需處理調動;該同志(指焦裕祿——作者注)現已在蘭考縣委負責,有能力可以勝任該職!

  河南省委組織部同意焦裕祿由“代”轉“任”,但仍囿于“分兩步走”的思路。1963年4月25日,河南省委組織部通知開封地委,省委批準焦裕祿任蘭考縣委第二書記。開封地委組織部將省委組織部的這一通知轉發給蘭考縣委,已經是這一年的5月6日了。

  從代理縣委第二書記,到擔任縣委第二書記,焦裕祿創造了蘭考縣委歷任領班人中從未有過的任職記錄。他卻坦然視之。共產黨人的職務,就其本質而言,是一種責任和擔承。沒有第一書記之名,卻負第一書記之責,這不是組織上一種更大的信任嗎?

  焦裕祿身居第二書記之位,卻恪盡第一書記之責。1963年7月起,他帶領風沙勘察隊千里跋涉,41天查明全縣共有風口84處,標定沙丘1600座,測得沙荒地24萬畝、受風沙危害耕地30萬畝。

  這年8月2日開始,白帳子雨連下7天7夜,蘭考大地一片汪洋。焦裕祿帶領縣委一班人,日夜組織搶排積水,賑災安民。宵衣旰食,焦裕祿肝病明顯加重,醫生要他馬上住院。焦裕祿說:“救災如救火,別說住院,休息一天都不成!”他帶上勘察隊冒雨查洪水,在截腰深的水中察看洪水走向,蹲在泥水中歇息和吃干糧。那個淫雨連綿的夏秋時節,煙蓑雨笠的焦裕祿,渾身上下總是濕漉漉的。

  焦裕祿親手掂一掂“三害”的分量,使科學治理“三害”成果豐碩。到1963年底,蘭考共造林21014畝,四旁植樹146萬畝,打防風帶186條,堵風口83處,改造鹽堿地9萬畝,新挖和疏浚較大河道上百條,基本恢復了水的自然流系,涵養了弭災豐產的生態。

  蘭考的天藍了,地綠了,水寧了,莊稼人重又鼓起心勁,在世代生息的家園揮灑汗水、播種希望。1963年7月,蘭考縣委出臺《關于切實制止人員外流的意見》,確定以思想教育樹立信心,實行統銷包工結合,落實包工責任制與憑證購糧掛鉤,成為非常年月穩心安民的靈丹妙藥。7月15日,省地工作組在蘭考火車站清理三趟西行客貨車,共清理下來外流人員3800人,屬于蘭考的只有34人。

  1963年冬,河南省委和開封地委認為,蘭考工作走上了軌道。張申在地委會議上,表揚了焦裕祿深入調查研究和縣委吃透情況、善抓關鍵、領導包點的工作方法,號召各縣學習“蘭考新道路”。

  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劉建勛、第二書記何偉,副省長王維群,到蘭考視察時充分肯定縣里的工作,鼓勵焦裕祿堅定不移地干下去。

  窮則思變的蘭考開始引人注目!逗幽先請蟆房l反映蘭考面貌變化的綜合消息和韓村精神的長篇通訊,總編輯劉問世還親自捉刀,撰寫了論述“蘭考新道路”的社論,蘭考干部群眾備受鼓舞。

  11月24日,開封地委報請河南省委免去焦裕祿蘭考縣委第二書記職務,任命其為蘭考縣委書記。任免理由是:“蘭考縣委缺書記,該同志去蘭考這一段工作搞的尚好,可以勝任書記職務!

  1964年1月27日,開封地委接省委組織部通知,經省委批準,焦裕祿任蘭考縣委書記。此時,縣委已不再設第一書記。焦裕祿從1962年12月2日受命主持蘭考縣委工作,到名正言順成為縣委書記,差6天就是1年零兩個月;若從1962年10月31日開封地委首次報請任命算起,則長近1年零3個月。

  后來的歷史證明,焦裕祿上任分兩步走,不僅是在實踐中考察識別干部的穩妥步驟,客觀上也是砥礪和成就焦裕祿的硎石。

  實至名歸時,距焦裕祿病逝僅3個月零17天時間。焦裕祿不是命運的寵兒,其前行的路并非坦蕩如砥、鮮花盈野,而是充滿困難與挑戰。無論順與逆、暢與蹇,他都寵辱不驚,心無旁騖,一如雪落無聲,風過無痕。為期一年的考察式使用及其衍生的插曲,同焦裕祿在蘭考所遇到的各種考驗一道,匯成了彰顯英雄本色的滄海橫流;而他面向特殊考場所展現的風范與情懷,則成為永遠的焦裕祿最能打動人心的背影。焦裕祿以杜鵑啼血的奉獻精神恪盡職守,把負重前行的上任之旅,演繹成一曲令人蕩氣回腸的壯歌。

  焦裕祿逝世后,人們在他的筆記本上看到這樣一段話:

  我想,作為一個革命戰士,就要像松柏一樣,無論在烈日炎炎的夏天,還是在冰天雪飄的嚴冬,永不凋謝,永不變色;要像楊柳一樣,栽在哪里活在哪里,根深葉茂,茁壯旺盛;要像泡桐那樣,抓緊時間,迅速成長,盡快為人民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松的氣節,楊的生機,柳的品格,桐的情懷,這是焦裕祿情之所至的自我寫照,也是夫子自道的光榮與夢想。(作者:高建國,本文系作者根據中國作協重點扶持項目、其長篇報告文學《大河初心——焦裕祿精神誕生的風雨歷程》改寫,本書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