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 勤廉風范

程炳文:精準扶貧,小雜糧也能有大作為

作者:王迎霞    來源:科技日報     添加日期:2020-05-08

    他從包里掏出一把藥,頭一仰咽了下去:“我有糖尿病和高血壓,藥得頓頓吃。今早忙著準備下午的調研資料,給忘了!

  認識程炳文快兩年,筆者第一次“逮”住他如此認真地聊天,是在4月21日舉行的科技支撐寧夏海原小雜糧產業示范縣建設座談會的間隙。

  他是寧夏小雜糧產業技術服務專家團首席專家,工作單位不在銀川。以往我們都是在各種會上碰面,接著急匆匆下鄉,最后各自消散在茫茫人海。

  全年超過一半時間都在各地調研,“下鄉”是他生活中的高頻詞。他的私家車7年間一共跑了13萬多公里,基本都用在了下鄉路上。

  從事小雜糧研究、示范與推廣30多年,程炳文先后主持國家和自治區重點研發任務15項,育成小雜糧新品種14個,被授予寧夏第二批“塞上農業專家”、固原市“六盤英才”等多個榮譽。

  “搞農業科研的,就是為了讓產業得發展,讓百姓得實惠。其實好多榮譽對我來說都是虛的,昨天單位又讓報個啥獎,我因為要來海原,推掉了!闭f這話時,他壓低聲音,嘿嘿笑了起來。

  子承父業,走上小雜糧研究推廣路

  程炳文搞小雜糧幾乎沒有懸念。他的父親王玉璽就是國內老一輩知名的糜子專家,曾任全國糜子科研協作組組長。

  上世紀60年代中期,為支援寧夏建設,王玉璽從“小雜糧之鄉”山西來到寧夏南部山區固原市,10年后又將全家遷往這里。固原地處黃土高原西北邊緣,是寧夏唯一的非沿黃城市,溝壑縱橫,干旱少雨,一度被聯合國貼上“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標簽。

  如何在這片貧瘠土地上種出高產作物?具有獨特抗干旱、耐瘠薄能力的小雜糧進入了科研人員的視線。

  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鄉親,辛苦一年往往顆粒無收,少年的程炳文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而每當看到父親和前輩們研究出的小雜糧品種一次又一次增產豐收時,他暗下決心也要成為這樣的人。

  1988年,程炳文從寧夏大學農學院畢業,被分配到寧夏農林科學院固原分院。受父親影響,他也走上了小雜糧研究推廣的路。

  “寧夏小雜糧過去一直作為補缺的救災作物,普遍種得比較少,產量也不高!背瘫恼f,隨著小雜糧被確定為特色農業產業,科研人員必須在品種優選和栽培技術上下功夫,從而提高產量、提升效益。

  2017年,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在寧夏表示,將組織國家級專家在貧困地區實施全國成熟適宜科技成果示范轉化,助推寧夏脫貧攻堅。第二年初,科技部農村司與寧夏科技廳聯合實施了科技扶貧東西協作行動,聚焦深度貧困區草畜、馬鈴薯、小雜糧、中藥材和冷涼蔬菜五大產業發展關鍵技術瓶頸,組織專家啃起“硬骨頭”。

  程炳文被選為小雜糧項目研究團隊負責人。

  他們一邊根據寧夏實際對接高校研發新品,一邊直接引進較為成熟的科研成果,在本地深加工企業進行生產。程炳文的理由是,“農業科研必須盯著產業,否則就是空殼”。

  一個項目為貧困區增收1億元

  寧夏小雜糧種植面積很大,平均每年都在250萬畝以上,最多時能達到300萬畝,已成為貧困地區新的經濟支撐點。

  為了能讓小小的種子承載起脫貧希望,程炳文帶著科研人員以更大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

  在引進并集成示范滲水地膜覆蓋波浪式機穴播技術等新技術的同時,他還注重總結和建立小雜糧全程輕簡化栽培技術體系和管理模式,創造性地采用“同心圓連續擴散推廣”方法進行推廣。

  程炳文的車上永遠有兩樣東西:一樣是比較厚實的外套,因為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要出發;另一樣是壓縮餅干,“糖尿病人一旦發餓可難受了,必須快速補充體力”。

  每年春夏,項目組基本全天泡在田間地頭給農戶指導,程炳文說自己從來搞不清當天是星期幾,只知道是哪天。白天各示范基地到處跑,晚上回家寫材料,經常一熬就是通宵。

  近年來,他牽頭建起固原市原州區官廳鎮廟臺村鷹嘴豆示范基地等21個示范基地,小雜糧種植面積達8000多畝,實現了新品種在生產上的快速應用。

  2018年當年,中衛市海原縣中部干旱示范區谷子、糜子降水利用效率就提高了80%,糜子、谷子畝產分別由100公斤、150公斤增加到200公斤、300公斤,雜交谷子畝產最高達646公斤,創寧夏歷史之最。

  然而,長期奔波和不規律的生活,讓程炳文罹患各種疾病。他想去醫院好好做個檢查,卻忙得抽不開空,就連單位每年組織的體檢,也被他拖成了兩年一次。

  “活兒多,沒辦法呀。想把事干成,總得有所付出吧!”程炳文又笑。

  經過近兩年示范,2019年,寧夏科技廳聯合農業農村廳實施了“寧夏貧困區小雜糧高效種植技術示范與推廣”項目,在寧南山區6縣建起科技示范基地2920畝,推廣以雜交谷子為主的小雜糧相關先進技術10萬畝,以平均每畝增收1000元估算,增收超過1億元。

  最令他高興的與個人榮譽無關

  由于成績突出,程炳文連年獲評單位先進工作者,被固原市授予五一勞動獎章,還榮膺全區“塞上農業專家”稱號。

  最令他高興的,卻與個人榮譽無關。

  “看到我們的品種得到了老百姓的認可,我心里才滿足!背瘫恼f,這種激動,是拿到各種榮譽、成果轉化得了錢所不能比的。

  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在寧南片區搞農業科研就為脫貧,做科研不能只干‘半截子’活!睘榇,他連續8年擔任科技扶貧指導員。

  在吳忠市同心縣張家塬鄉汪家塬村服務期間,程炳文與村委會一起科學謀劃發展思路,實現了中藥材、苜蓿、特色作物種植各1萬畝,中藥材、養殖業、特色種植業和勞務輸出收入各1000萬元的目標。他還在村里種植文冠果5.3萬株,中藥材1.3萬畝,養牛羊1.2萬只,完成圈棚建設152座。

  至今都被汪家塬人稱道的是,他自駕前往山西墊付25萬元購進西門塔爾基礎母牛,采取“送牛還犢”方式向建檔立卡戶發放,幫助村民滾動發展致富。

  種糜子、栽林子、送犢子、建棚子。汪家塬村由過去的深度貧困村搖身變成糜子良種繁殖基地,并獲評“田園美、村莊美、風光美”的全國文明村。

  程炳文還有兩個“頭銜”:農業農村部小宗糧豆專家指導組專家、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再過3年就退休,他打算抓緊辦好兩件事。

  “當務之急是把產業框架打好,逐步將小雜糧發展為寧夏脫貧攻堅主導產業!背瘫难劾锏男‰s糧,如今已不完全是糧食作物了,而是一種重要的經濟作物。他計劃以谷子為突破口,糜子、蕎麥、燕麥、豆子等一步步跟上來。

  帶隊伍亦是關鍵。

  讓他欣慰的是,他們單位現今小雜糧研究人員達23人,其中研究生7名;領導也非常重視這個產業,項目研究經費占全院年度總額的三分之一。

  “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讓小雜糧在精準扶貧過程中大顯身手。這是我最大的心愿了!痹趶V袤的農田里,程炳文的神情突然嚴肅起來。(王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