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際反腐

阿根廷前總統陷“親信門”被指利益輸送

作者: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添加日期:2017-03-15

  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基什內爾被不少阿根廷人視為“再世貝隆夫人”,卻于去年12月被指控腐敗,指控稱其涉嫌幫助一名與其關系要好的商人從政府合同中獲利。同案被告還包括兩名前政府官員。

  克里斯蒂娜拒不認罪,稱這是阿根廷現任政府對她的“政治迫害”。然而,她所領導政府的幾名部長級官員相繼在任內及離任后因涉腐而遭調查,罪名包括侵吞公款、受賄和洗錢等。這種情況令人質疑克里斯蒂娜能否“出淤泥而不染”。

  前“第一家庭”暴富

  阿根廷檢方指認克里斯蒂娜的罪名包括與商人非法勾結、管理不善等。與她被控相同罪名的還有前公共工程部副部長何塞·洛佩斯,前聯邦計劃、公共投資和服務部長胡利奧·德比多。

  一名聯邦法官去年12月27日裁定,凍結克里斯蒂娜名下超過6億美元資產。

  建筑商人巴埃斯是奧斯特拉爾集團老板,自去年4月在監獄服刑,據信與克里斯蒂娜及其已故丈夫、前總統內斯托爾·基什內爾關系密切。

  按檢方說法,巴埃斯的資產在基什內爾和克里斯蒂娜先后任總統的12年內大幅增長。2003年5月至2015年12月,巴埃斯旗下企業得到南部圣克魯斯省52份政府合同,涉及基礎設施等項目,總價值29億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平均每份合同的價格比政府相關預算高15%。

  撈到好處后,巴埃斯據信以租用基什內爾家族酒店客房的方式予以“回報”,這些酒店也位于圣克魯斯省內。有媒體報道稱,基什內爾家族酒店客房通常無人居住,外界懷疑這是巴埃斯假借租房之名幫助基什內爾家族洗錢。

  此外,證人萊昂納多·法里尼亞曾交待,他是巴埃斯的商業合伙人并曾參與為基什內爾夫婦洗錢數百萬美元。

  其實,有關基什內爾夫婦涉嫌非法致富和洗錢的說法早在幾年前就已出現,只不過當時因證據不足而沒有立案調查。

  阿根廷反對黨“公民聯盟”議員2008年指出,“第一家庭”的資產增長速度驚人,難以用正常理由解釋?死锼沟倌群突矁葼栯S后曾在財產申報中說,他們2008年出售了在圣克魯斯省的16處不動產,因此獲利豐厚。此外,其他家庭成員經營的旅館等業務也帶來了額外收入。但反對黨議員認為,克里斯蒂娜和基什內爾涉及的土地交易并不明朗,不排除內幕交易和洗錢的可能性。

  前總統否認罪名

  針對利益輸送罪名,克里斯蒂娜去年12月27日經由微博予以否認,稱這是現總統毛里西奧·馬克里對她的“政治迫害”。

  她先前在預審聽證會上稱,自己既不是巴埃斯的朋友,也不是他的同伙。

  克里斯蒂娜2007年至2015年12月任阿根廷總統,卸任后不再享有司法豁免權。

  這不是她第一次因牽涉政府合同而被調查。警方去年6月30日突擊搜查她名下三處房產,為調查她在任內涉嫌的腐敗行為搜集證據。這三處房產位于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亞地區的不同地點。

  另據阿根廷美洲通訊社報道,司法部門當時懷疑克里斯蒂娜在連續兩屆總統任期內利用家族房地產企業洛斯紹塞斯公司非法致富。這家企業由她丈夫基什內爾設立,克里斯蒂娜現任公司老板。一名議員指控克里斯蒂娜和基什內爾以洛斯紹塞斯公司為掩護,從獲得政府合同的招標商那里收取巨額“回扣”。

  此外,去年5月,克里斯蒂娜因前政府“涉嫌低價出售美元期貨合約”案受到指控,名下100萬美元資產被凍結。同案被告包括前央行行長亞歷杭德羅·瓦諾利和前經濟部長阿克塞爾·基西略夫。

  法院文件顯示,2015年下半年,克里斯蒂娜政府以“低于市價”的價格拋售美元期貨合約,導致國庫蒙受至少50億美元損失。

  屬下頻頻涉腐

  此前,克里斯蒂娜政府多名官員卷入腐敗丑聞,最臭名昭著的當屬前公共工程部副部長洛佩斯。洛佩斯曾試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附近一座修道院藏匿數百萬美元現金,卻遭“群眾舉報”,被抓現行,迄今仍受拘押。

  阿根廷媒體報道,去年6月14日一早,住在修道院旁邊的一戶人家報警說,看到一名男子往修道院院子里扔了好幾個包裹。警方隨后趕到并以涉嫌持槍罪名逮捕洛佩斯,洛佩斯當時持有一把小口徑步槍。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洛佩斯試圖藏匿的包裹里共有160多個小口袋,里面裝有大量現金和數塊名表。警方還在修道院的廚房和一輛小汽車后備箱里發現了一些已經被轉移的現金。

  警方最終在這座距離首都市區55公里的修道院內發現了700多萬美元可疑巨款。布宜諾斯艾利斯省安全部長克里斯蒂安·里通多說,洛佩斯被捕時還試圖賄賂警方。

  阿根廷內閣首席部長馬科斯·佩納在評價這件事時說:“這幾乎是電影情節。我們很震驚,因為這次抓捕的不是一個低級官員,他曾負責公共事務。這一領域備受質疑,也滋生許多腐敗問題!

  洛佩斯并不是克里斯蒂娜政府首名涉腐官員。2012年,時任副總統阿馬多·布杜被懷疑先前在擔任經濟部長期間利用個人影響力幫助一家印刷企業避免破產,并助其獲得印刷紙幣的定單,而布杜則從這家企業老板那里獲得經濟收益。

2015年10月,交通部前秘書里卡多·海梅承認受賄罪名。他曾于2003年至2009年出任此職,承認自己在任職期間收受了所監管交通企業的賄賂。在調查過程中,海梅還供認,基什內爾夫婦和一名前交通部長曾指使下屬從西班牙和葡萄牙購買已經不能使用的列車車廂和機車頭。

  去年12月,退役將軍塞薩爾·米拉尼被控非法致富。米拉尼2013年至2015年任阿根廷武裝部隊總參謀長,被認為與克里斯蒂娜關系密切。

  米拉尼酷愛豪車,也因其腐化的生活作風被檢方盯上,被查出有來歷不明的收入。檢方在一份聲明中說:“米拉尼無法說明他2010年6月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一處高端住宅區購買房產所用資金的來源。這筆錢中至少有一半來歷不明!

  此外,克里斯蒂娜政府的內閣首席部長阿尼瓦爾·費爾南德斯曾因涉嫌運營一個走私麻黃堿的犯罪團伙而受調查。

  腐敗毒瘤難除

  克里斯蒂娜口才出眾,舉止優雅,在阿根廷國內享有較高人氣。她2007年12月接替丈夫出任阿根廷總統,與基什內爾是國際政壇少有的“夫妻總統”,而這次她涉腐被調查的消息也令輿論界為之震驚。

  阿根廷專門研究腐敗的法律學者納塔利婭·沃洛新說:“阿根廷政治權力和經濟權力的產生方式給腐敗滋生提供了溫床——私人領域高度依賴政府取得合同并接受政府監管,而政客們又恰恰需要私人資金購買權力!

  在阿根廷,權力腐敗是困擾這個南美國家多年的頑疾。前總統卡洛斯退休后腐敗官司纏身,罪名包括在任期間組織走私武器、非法出售國有地產等。

  官方數據顯示,1989年至1999年卡洛斯執政期間,被檢舉涉貪腐省部級官員逾60人。2000年到2005年,阿根廷反腐敗辦公室累計受理1401件貪腐案件,大多發生于卡洛斯執政期間,案件數量和涉及官員人數之多令人吃驚。

1999年,阿根廷反腐敗辦公室成立。該機構在全國范圍內展開調研,梳理體制和監管層面的漏洞。

  此外,阿根廷立法部門還不斷推動腐敗預防立法,例如通過出臺《政府采購制度法》《公共工程法》等完善政府采購制度,通過出臺《政黨籌資法》《政治游說法》等規范競選活動,通過《聯邦公共就業法律規范框架法》等法規以預防裙帶關系。

  如今,阿根廷舉國上下已就反腐達成普遍共識,腐敗蔓延勢頭有所減弱,F任總統馬克里上臺前承諾,反腐是他任期內重要任務。他曾表示,將保證司法機構獨立行使司法調查權,讓政府置于司法部門監督之下,杜絕官員腐敗行為,對舊案也將繼續調查清楚。

  不過,媒體去年8月一篇評論文章指出,盡管如今阿根廷檢察官和法官都在推進有關政府高官涉腐的案件,不少阿根廷人仍質疑腐敗毒瘤能否被剔除。文章舉例說,阿根廷能源和礦業部長阿朗古倫先前被曝持有殼牌石油公司價值超過100萬美元的股份,被外界懷疑有利益沖突之嫌。

  迫于反腐敗辦公室和反對黨的壓力,阿朗古倫去年9月將這部分股份出售。阿根廷政府當時還決定,所有涉及殼牌石油公司在阿根廷運作的決策都將不再由阿朗古倫作出,轉交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