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際反腐

美國:腐敗成為邊境執法機構致命傷

作者: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添加日期:2017-02-21

  非法移民、毒品和武器幾乎每天都在通過美國邊境進入美國境內,嚴重威脅美國安全。一些宣誓效忠國家的公職人員對此熟視無睹,損公肥私。

  1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要求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墻,對移民加強管控,嚴格邊境執法。

  與此同時,美國聯邦調查局在其官方網站上分別用英文和西班牙文發布公告,號召公眾對邊境腐敗問題進行監督。

  聯邦調查局表示,目前首要任務就是對這些邊境腐敗官員進行調查和制裁。為此,聯邦調查局不得不聯合近30個政府機構成立17個邊境腐敗專項組打擊邊境腐敗行為。

  “敵人在我們內部”

  前國土安全部聯邦探員朱胡恩·大衛·李在調查一起韓國商人販賣人口的案件中,收受商人及其親屬價值1.3萬美元的賄賂和禮品。

  此后,他在給移民和海關執法署起草的文件中表示,“沒有發現任何商人違法的證據,受害者的證詞相互矛盾,此案件已經終結,不需要開展進一步的調查”。最終讓該案不了了之。

  賄賂行為暴露后,檢方以受賄罪起訴了朱胡恩·大衛·李,判處其10個月監禁。

  這起案件絕不是個案!都~約時報》審查了上千份法庭記錄和內部文件,發現在過去十年里,國土安全部有約200名負責保護國家邊境安全的執法人員通過非法出售綠卡和其他移民材料、向販毒集團提供敏感執法信息等多種渠道獲得不法利益。他們接受了大約1500萬美元的賄賂。

  《紐約時報》的調查顯示,由于一些數據法院尚未記錄在案,接受禮品、安排旅行等相關費用也沒有計算在內,因此執法官員接受賄賂的數額遠遠高于這一數字。

  “敵人在我們內部”,美國媒體報道稱,國土安全部官員的腐敗,在美國國境線上開了一個大洞,致使毒品走私和人口偷渡等犯罪活動猖獗。

  一名國土安全部匿名官員在受訪時稱,如果無法保證移民系統的完整性,無法解決國土安全部雇員的腐敗和欺詐問題,建立隔離墻或實施更嚴厲的移民政策就無從談起!叭绻@些腐敗官員協助非法入境的人是攜帶炸彈的恐怖分子,我們該怎么辦?”

  強國的軟肋

  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曾表示,邊境安全是他最重視的議題之一。在他當選之后,特朗普發現很多問題來自政府機構內部。

  “腐敗官員的影響是巨大的,會產生強烈的破壞性,”國土安全部監察總長約翰·羅斯說,“必須對這種趨勢加以遏制!

  然而,這絕非一日之功。

  美國擁有7000英里的邊境和9.5萬英里的海岸線,每天有上百萬人通過300多個入境口岸、碼頭和機場進入美國。

  從圣地亞哥到埃爾帕索,從邁阿密到肯尼迪國際機場,海關和邊境官員腐敗問題蔓延美國全境。

  有報道曾指出,負責邊境巡邏和海關事務的官員和探員是國土安全部受賄高發群體,累計收受約1100萬美元的賄賂。2016年,有15名國土安全部雇員因受賄被逮捕、定罪或被判刑。

  2016年2月,一名叫約翰尼·阿庫斯塔的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官員因收受7萬美元、協助走私犯將一噸大麻運入美國而被判處8年監禁。

  一家機構對2005年至2011年發生的153起邊境腐敗案例進行的調查顯示,男性官員發生腐敗行為的比例遠遠高于女性。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官員、邊境巡警是腐敗易發群體,人數分別高達96人和52人。這些腐敗官員主要因受賄、毒品走私和人口販賣等問題受到起訴,有些人還參與洗錢或文件造假。

  調查顯示,德克薩斯州邊境官員腐敗問題最為嚴重,近年來有近50個腐敗案例來自德州,約占總數的三分之一,其次是加利福尼亞州和亞利桑那州。

  《德克薩斯論壇報》和另外一家調研機構曾用1年的時間跟蹤邊境安全和移民問題。他們發現,一些負責邊境安全的腐敗官員就來自邊境地區,他們的家庭和當地的社區有著密切的關系。這些人也很容易參與到當地的犯罪活動中去。

  據報道,瑪格麗塔·克里斯賓在2003年進入德克薩斯州埃爾帕索市的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工作之前,就已經被一個犯罪團伙招募。在她完成培訓后,就開始為不法活動鋪路。在2007年7月被捕前,瑪格麗塔·克里斯賓已經協助走私犯將超過約990公斤的大麻帶入美國境內。

  除了邊境執法官員參與腐敗活動外,其家庭成員也常常參與到毒品走私或人口販賣中,體現出家族式特征。

  圣地亞哥市的邊境巡警勞爾·維拉里爾和菲德爾·維拉里爾是兩兄弟,他們因非法協助移民入境而獲利百萬美元。南德克薩斯州邊境巡警薩洛蒙·魯伊斯和萊昂內爾·莫拉萊斯是表兄弟,他們因走私海洛因而受到起訴。

  美聯社稱,目前,腐敗問題已經成為美國邊境執法機構的致命要害問題,被稱為“阿喀琉斯之踵”。移民與海關執法局職業道德辦公室探員喬伊·杰洛米諾在一份聲明中指出:“公務人員濫用職權、辜負公眾信賴的行為絕對不能容忍。受公眾信賴的公職人員防止違法亂紀行為不是可做可不做,而是必須盡到的義務!

  正在崩塌的自律體系

  媒體報道稱,美國邊境官員腐敗問題的發生并不令人意外。隨著美國在邊境上安裝越來越多的物理阻隔裝置,配備更多的傳感器和巡邏無人機,毒品走私和人口販賣集團的行動難度將越來越大,急需“買通”國土安全部雇員,開辟新的走私渠道。

  曾擔任美國國務院外交安全處反恐副總監的弗雷德·波頓說,這些犯罪團伙以邊境執法官員為目標,試圖通過賄賂的方式拉攏他們。這跟冷戰時期外國情報機構的策略非常相近。

  為此,美國聯邦調查局于今年1月下旬開展行動,行動之初的公告表示,歡迎廣大民眾對邊境執法中出現的腐敗問題進行監督,“如果你住在附近,或在附近工作,或進出邊境,你就是我們的眼睛和耳朵!薄叭绻惆l現了腐敗行為,不要熟視無睹,請立即將此信息上報給聯邦調查局!

  聯邦調查局的此次行動主要針對其管轄下的出入境管理局、機場和碼頭等部門,重點是鳳凰城、布法羅、底特律、埃爾帕索、圣安東尼奧、法戈、洛杉磯、圣地亞哥、邁阿密和西雅圖等十個城市。

  除了號召廣大民眾參與監督外,也有專家建議,國土安全部及其下屬的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應從內部著手改革。例如推行崗位輪值制度,對新入職的雇員進行更為嚴格的背景調查。

  “國土安全部的自律體系正在崩塌,從發現瀆職行為到采取措施的時間過于漫長!薄兜驴怂_斯論壇報》認為,在公共機構服務1年以上、10年以下的邊境執法人員最容易走上腐敗之路。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目前是美國最大的執法機構。盡管美國政府向其提供的財政撥款高達130億美元,是其他聯邦執法機構數額的總和,但是國土安全部2016年5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缺乏清除內部腐敗的有效機制,有些腐敗行為在發現之前已存在數十年之久。

  國土安全部官員已經認識到內部腐敗這一嚴重問題。時任國土安全部部長杰·約翰遜在2014年授權內部事務辦公室就內部腐敗問題開展第一階段的調查。曾調查過邊境腐敗問題的前聯邦調查局探員馬克·摩根成為美國邊境巡警新一任主管。

  然而,調查推進得相當緩慢。有專家分析說,這是因為國土安全部存在肅貪人手嚴重不足的問題。過去10年間,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雇員數量飛速增長,然而國土安全部只有約200名內部調查員。相對于龐大的雇員群體,內部監督顯得捉襟見肘。

  為此,國土安全部已開始雇傭更多的內部事務調查員來監督相關執法活動,并通過加強職業道德培訓等措施提升執法人員的自律意識。

  與此同時,國土安全部更多地采用測謊測試等方式,對新入職的雇員進行背景調查;入職5年后,還會對雇員個人情況再次進行審查。國土安全部對新雇員進行反監視培訓,以便在其成為犯罪組織目標時可以有所警覺。(王小寧)